哪里有香蕉视频破解app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张弛赶紧趴了下去,他们所处的地方应该是一个雪坑,四人相距不远,楚江河趴在自己身边一动不动,纪昌则躺在最左边,和他们三人姿势不同,不过纪昌的表情惶恐不安。

张弛眼角的余光向周围望去,却见四周都是鳞次栉比的尖顶冰屋,其中夹杂着六座箭塔,右前方的箭塔上可以看到两个人影站在高处正在值守,纪昌这老狐狸竟然把他们给传到了幽冥的营地。

楚江河咬牙切齿地望着纪昌,纪昌真是欲哭无泪,他按照地图传送的,可终究还是出现了偏差,布阵和环境的关系很大,不但要有确切的地点而且还要考虑到气温、风速、磁性,乃至空气中的灵气含量。纪昌在布阵的时候刻意避开了幽冥的大营,可偏偏将他们传送到了幽冥的大营中心。

四人不敢轻举妄动,何东来看到箭塔上负责值守的两人移动到另外一边,赶紧挥手,四人在他的带领下来到一座冰屋的后方,这里处于箭塔观察的盲区。

四人倾耳向冰屋内听去,判断里面没有动静,何东来推开门扇第一个走了进去,里面空无一人,纪昌最后一个进去,反手关上房门,长舒了一口气道:“吓死我了。”

楚江河道:“存心故意!”

“天地良心!”

张弛制止了两人继续争执,叹了口气道:“现在说什么都没用,老纪,再摆个传送阵,把咱们从这里弄出去再说。”

纪昌点了点头,找何东来要来地图,何东来守在门前侧耳倾听外面的动静。

张弛和楚江河一左一右看着纪昌,其实他们也不认为纪昌是故意这么干,毕竟谁都不会主动寻死。

纪昌根据地图分析了一下目的地,从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到猎风谷还有接近十里的距离,身为一个高阶传送师,在传送的过程中发生这么大的偏移实在是丢人。

千寻michi纯净而迷人

张大仙人表现得非常宽容,鼓励纪昌抓紧摆阵。

何东来利用灵能在房间内制造空静结界,这样可以避免外面的幽冥感知到他们的存在。

纪昌整理情绪重新摆阵,张弛趁机观察了一下这房间里面的陈设,幽冥的居住环境和正常人不一样,里面没有任何的家具,只有两只用兽皮缝制的睡袋,倒吊在屋顶,虽然睡袋内空无一人,张弛仍然心底有些发毛,他和幽冥有过交手的经历,如果单打独斗自然不用害怕,可现在是在幽冥的军营,如果被幽冥发现了他们的踪迹,必将陷入围攻之中。

纪昌这次顾不上说话了,争分夺秒地布阵,他计算了种种可能,就算这次仍然无法准确将他们传入猎风谷,也要离开幽冥的军营,这么低级的错误千万不可再犯。

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度日如年,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纪昌终于将传送阵布完,这次的时间比上次要长,足足花了三个小时,他松了口气,这么低的气温下竟然出了一头的冷汗,他擦去额头上的冷汗道:“还差一步,必须要撤去结界,引入外界的灵气,这一过程很可能会惊动幽冥。”

何东来点了点头,没有灵气驱动传送阵是不可能运转的,他低声道:“我来负责断后,传送阵一旦启动们先走。”说话的时候望着张弛,他最担心张弛不肯舍弃自己独自离去。

纪昌苦笑道:“我肯定要留下断后的,们两个先走,我和何先生断后。”

何东来也不多说,撤去布下的结界,外界的灵气为传送阵所吸引,从四面八方向冰屋之中涌来。

灵气的涌动引起气流波动,负责值守的幽冥率先发现了这边的变化,第一时间拉响了警报,短时间内,百余名幽冥已经从冰屋中奔出,一个个闪烁着妖异蓝光的双目齐齐望向灵气汇聚的地方。

何东来透过冰窗看到外面幽冥齐聚的状况,沉声道:“还有多久?”

纪昌紧张道:“就快了,就快了!”

传送阵随着灵气的聚集,开始亮起蓝光,蓝光向周围蔓延扩展,传送门开始出现。

他们藏身冰屋因为传送门蓝光闪现,而变得晶莹剔透,里面四道身影无所遁形。

原本观望情况的幽冥瞬间进入了战斗状态,惊人的移动速度让他们的移动轨迹化成了一道道蓝光,数百道蓝光直指冰屋的所在。

传送门扩展开来,纪昌的声音激动地颤抖着:“4、3、2……”原本说好了要断后的他第一个从传送门中冲了进去,何东来大吼道:“快走!”

楚江河紧跟着冲入了传送门,张弛也跟了上去,冰屋碎裂,数百道蓝色的光影强横地撞碎了冰屋,何东来不敢战也随着张弛的身后冲入传送门,幽冥看到四人突然消失,他们一个个在传送门还未消失之时犹如飞蛾扑火般勇敢地冲了进去。

楚江河的身体还未站稳,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扑到,如影相随的幽冥嘴巴张开的幅度极其夸张,几乎能够吞下他的整颗头颅。

大剑从幽冥的颈部划过,何东来一剑将幽冥的脖子砍断,抬脚将幽冥闪烁着蓝光的头颅踢飞,楚江河推开那幽冥无头的身体从地上爬起来,却见在他们的周围有七名幽冥武士。

何东来提醒楚江河道:“对付幽冥没有特别的窍门,一是不要被他们所伤,二是攻击他们的头部。”

被幽冥咬伤或抓伤就会变成向他们一样的怪物,又或者被他们吸取力量成为干尸,幽冥的弱点就在头部。

楚江河弯弓搭箭,瞄准一名幽冥的头部射去,羽箭高速行进,如同闪电般倏然来到那幽冥的面前,幽冥速度惊人,身躯一晃,原地只剩下残影,羽箭射中残影,继续向前方飞去。

七名幽冥同时向两人扑去,何东来手中大剑回旋挥出,一道凌厉无匹的剑气瞬间扩展到五米的范围内,地面上的积雪随着剑气的扩展排浪般爆炸开来,七名幽冥进攻的势头为剑气所阻,不得不选择向后退却暂避锋芒。

何东来右臂一震,剑气扩展的速度倏然加倍,幽冥退后的速度远不及剑气扩展的速度,七颗头颅被剑气齐颈切了下来。

楚江河弯弓搭箭,箭如连珠炮般向那七颗头颅射去,接连七箭,洞穿七颗头颅,将七颗幽冥的头颅钉在后方冰岩之上。

无头的幽冥在他们的眼前化为飞灰,被钉在冰岩上的头颅也在同时灰飞湮灭。

楚江河此时方才发现,周围并没有张弛和纪昌的身影,惊声道:“他们两人呢?”

何东来道:“也进了传送门,应该就在附近。”

纪昌发现极北之地非常的古怪,上次传送和目的地偏出了十里的距离,这次传送,四人进入了同一个传送门,可落点却不在一起,估计和极北之地灵气不均衡有关。

纪昌已经来不及考虑问题出在什么地方,因为在他的面前一名幽冥武士身在半空中,身穿银色盔甲挥舞一柄月牙形状的玄冰刀向他的头顶劈来。

在传送门能量没有完全消失之前,一共有九名幽冥冲入其中,有八人尾随何东来,可那八名都是幽冥战士,纪昌面前的却是幽冥武士,一名幽冥武士的战斗力至少相当于二十名幽冥战士。

纪昌呆呆望着那名俯冲而下幽冥武士,他接连布下两座传送阵,现在是灵能最为虚弱的时候,别说是幽冥武士,就算是最普通的幽冥战士也能够轻易夺去他的性命,纪昌心中暗叹,看来自己命中注定有此一劫,躲是躲不过去了。

闭上双眼坐以待毙之时,却听到噹!的一声,纪昌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睁开双眼望去,却见幽冥一刀没有砍中自己,而是砍中了一块冰岩。

千钧一发之际将他从死亡边缘救回的是张弛,张大仙人抛出的冰岩阻止了幽冥武士的一刀。

幽冥武士苍白的面孔转向张弛,张弛毫无惧色道:“少给我装神弄鬼,让我称称的斤两。”

幽冥武士犹如一道闪电扑向张弛,手中玄冰刀在夜空中如同菊花绽放,这朵菊花却是用数十道刀光组成,看似美丽,其中却蕴含着夺命杀机。

张弛虽然修行真火炼体,却也不敢用身体去硬抗对方的玄冰刀,身体向后一仰,右手顺势抽出长刀,一刀戳向菊花的中心。真正的杀机通常隐藏在招式的背后。

幽冥武士突然张开嘴,噗!喷出一股寒雾,白雾瞬间将张弛的身体笼罩住,聚灵成冰,以灵气汇聚成低温寒雾,凝固对手,让对手丧失反抗能力。

幽冥武士以为自己得手的时候,张弛手中长刀的顶端竟然喷出一道烈焰,好好的一把刀看起来跟喷火器似的。

熊熊烈焰包裹住了幽冥武士,张大仙人的三昧真火恰恰是对方的克星,长刀反切,将玄冰刀从中斩断,然后刀身向上一挑,趁着幽冥武士没有来及反应之时一刀捅进了他的肚子里。

幽冥武士爆发出一声惨叫,带着一身火焰直挺挺倒了下去。

张弛不屑地摇了摇头,什么狗屁幽冥也不过如此,他转身去扶瘫软在地上的纪昌,刚刚转过身去,那幽冥武士竟然又起身扑了上来。

咻!

一箭从后方射中了幽冥武士的颅骨,却是楚江河及时出手一箭射杀了幽冥武士。

何东来冲到那幽冥武士身边,一剑砍断了他的脖子,看着幽冥武士化成飞灰,方才放下心来。

张弛也被吓了一跳,刚才大意了,如果不是楚江河及时出手,自己恐怕要被幽冥武士暗算。

纪昌从地上爬了起来,苦笑道:“真是吓死我了。”

楚江河道:“不是说好要断后的吗?”

纪昌老皮老脸赶紧岔开话题道:“这里就是猎风谷吗?”

何东来点了点头道:“不错,咱们必须马上行动,我看幽冥很快就会找过来。”

几人不敢耽搁,跟随何东来一起向猎风谷深处走去,猎风谷内遍布冰洞,从成千上万个大大小小的冰洞中,何东来选择了其中的一个。

纪昌在洞口前吸了吸鼻子道:“这里的灵气好像浓郁得多。”

何东来道:“这里有灵泉当然灵气丰沛。”

纪昌点了点头,忽然捂着肚子道:“不好,我得先方便一下,们等等我。”

楚江河道:“真是麻烦。”他怀疑纪昌有鬼。

纪昌看出他不信自己笑道:“要是不相信跟着我来,顺便帮我递张纸。”

楚江河怒目而视。

纪昌捂着肚子去了对面的一个小小冰洞里,进去之后,还叫道:“等我,我很快就好。”

张弛提醒他道:“快点,小心命根子被冻掉了。”

纪昌呵呵笑道:“反正我老人家留着也没什么用,冻掉也无妨……”

何东来望着那冰洞眉峰微动,三人等了五分钟左右仍然不见纪昌回来,楚江河叫了声道:“好了没有?”

不见纪昌回答,楚江河意识到出事了,低声道:“我去看看。”

何东来道:“好!”

楚江河刚转过身去,何东来挥手照着他颈后就是一掌,他出手何其之重,楚江河一声不吭地扑倒在了地上。

张弛也没料到父亲会突然出手,愕然望着他。何东来道:“纪昌应该逃了,他的使命已经完成,我们也不需要麻烦他了。”他走过去向楚江河口中塞了一颗药丸,药丸入口即化。

何东来让张弛背起楚江河,低声道:“我给他服下了忘忧丹,抹掉了关于幽冥墟所有的记忆。”

张弛有些担心自己,老爹该不会用同样的方法对付自己吧?

何东来猜到他心中所想,不由得笑了起来:“放心,我永远不会对下手,不过必须答应我,不可以暴露幽冥墟的事情,以后就当做不认识我们,更不要暴露我们之间的关系。”他所说的我们就是楚文熙和他。

张弛点了点头。

何东来引领张弛向冰洞内走去:“幽冥墟没有通往外界的传送门,但是我们可以自己开启一扇,选择这里进行传送是因为有人留下了类似于坐标的标记,只有从这里才能准确传送回我们想去的地方。”

何东来从怀中取出了一样东西,张弛看得清清楚楚,那东西竟然是天蓬尺,几乎和他从叔叔张国富手中得到的那个一模一样。

归档位置: